讓大數據創造大價值

点击数:1784 时间:2018-08-24

  大數據是信息化發展到一定階段的産物。隨著信息技術和人類生産生活深度融合,互聯網快速普及,全球數據呈現爆發增長、海量集聚的特點,對經濟發展、社會進步、國家治理、人民生活都産生了重大影響。習近平同志在中共中央政治局就實施國家大數據戰略進行第二次集體學習時指出,大數據發展日新月異,我們應該審時度勢、精心謀劃、超前布局、力爭主動,深入了解大數據發展現狀和趨勢及其對經濟社會發展的影響,分析我國大數據發展取得的成績和存在的問題,推動實施國家大數據戰略,加快完善數字基礎設施,推進數據資源整合和開放共享,保障數據安全,加快建設數字中國,更好服務我國經濟社會發展和人民生活改善。這一重要講話精神,爲推動實施國家大數據戰略指明了方向和任務。

  我國大數據發展具有獨特優勢

  綜觀世界,我國大數據發展具有獨特優勢。雖然很多國家把經濟數字化作爲實現創新發展的重要動能,在前沿技術研發、數據開放共享、隱私安全保護、人才培養等方面進行前瞻性布局,一些發達國家還相繼出台了大數據發展規劃,但沒有一個國家能像中國這樣將發展大數據上升爲國家戰略,並持續深入推動。2015年,黨的十八屆五中全會提出“實施國家大數據戰略”;2016年,“十三五”規劃綱要對全面促進大數據發展提出方向性目標和任務;2017年,黨的十九大報告提出“推動互聯網、大數據、人工智能和實體經濟深度融合”。這種持續性的方向引導和頂層設計,使我國在大數據發展規劃布局、政策支持、資金投入、技術研發、創新創業等方面均走在了世界前列。而且,我國在數據資源上具有規模化和多樣化優勢,在互聯網和移動互聯網數據應用上具有後發優勢,湧現出一批基于大數據應用的創新企業。所有這些都表明,我國運用大數據推動創新發展具備比較好的基礎和條件,也說明黨和國家實施大數據戰略的極端重要性和正確性。

  但也要看到,我國大數據發展整體上仍處于起步階段。雖然快速發展的格局基本形成,但在數據開放共享、核心技術突破、以大數據驅動發展等方面都面臨重重挑戰。在推動實施國家大數據戰略中,實踐路徑仍不夠清晰,對需求的認知還比較模糊;數據開放共享滯後,數據資源紅利尚未得到充分釋放;企業贏利模式不穩定,産業鏈堅韌性和完整性不足;核心技術尚未取得重大突破,應用仍處于較低水平;安全管理與隱私保護存在漏洞,制度體系仍不夠完善;市場活躍程度不夠,人才供給嚴重不足。這些突出問題是制約我國大數據發展的主要因素。目前,大數據發展正進入從概念推廣到應用落地的關鍵時期,科學認識大數據、增強對大數據發展規律的把握能力十分重要和必要。

  准確把握大數據價值産生的規律

  從根本上說,制約我國大數據發展的問題在很大程度上源于認識和思維層面,即源于對大數據的內涵、大數據價值産生的機理和規律認識不清。大數據價值産生有其內在規律,只有深刻認識並掌握這些規律,才能提高科學運用大數據的能力。

  數據量大是大數據具有價值的前提。當數據量不夠大時,它們只是離散的“碎片”,人們很難讀懂其背後的故事。隨著數據量不斷增加,達到並超過某個臨界值後,這些“碎片”就會在整體上呈現出規律性,並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數據背後的事物本質。這表明,數據量大是數據具有價值的前提,大數據具有大價值。大數據的“大”是相對的,與所關注的問題相關。通常來說,分析和解決的問題越宏觀,所需要的數據量就越大。

  數據關聯是大數據實現價值的基礎。運用大數據解決的問題通常涉及多部門、多領域、多個體、多視角,單純的數據量的積累不一定能讓人認識事物的全局,只有將不同側面、不同局部的數據彙聚起來並加以關聯,才能産生對事物的整體性和本質性認識。數據彙聚使數據可能産生價值,數據關聯使數據實現價值,因此必須推動數據開放共享。政府、企業是大數據的主要擁有者。要推動大數據轉化爲發展動能,就要保障數據供給和合理合法開放共享。

  計算分析使大數據最終産生價值。大數據通常價值巨大但價值密度低,很難通過直接讀取提煉價值。只有通過綜合運用數學、統計學、計算機等工具進行大數據分析,才能使大數據産生價值,完成從數據到信息再到知識和決策的轉換。大數據價值鏈包括數據采集、流通、儲存、分析與處理、應用等環節,其中分析與處理是核心。如果只存儲不分析,就相當于只買米不做飯,産生不了實際效益。當前,我國大數據産業在某些環節(如儲存)過于集中,有産能過剩之虞,但在分析與處理環節的産能又嚴重不足,這應引起關注。還要看到,傳統用于分析數據的統計學方法和數據挖掘方法對于大數據並不適用,必須重建大數據的統計學基礎、計算基礎與數據挖掘方法基礎。

  廣泛使用使大數據效益倍增。大數據及其産品具有易複制、成本低、疊加升值、傳播升值等特點,能夠被廣泛、重複、疊加使用,具有較高的邊際效用和正外部性。同一組數據不僅可以在合理合法的前提下以較低成本提供給不同使用方,使單一數據服務多個主體;而且還可以針對不同目的、使用不同方法進行分析,使單一數據産生多樣價值。因此,大數據能夠一次投入、反複使用,産生倍增效益,有利于提升各行各業應用數據解決困難和問題的能力。

  大數據是新型生産要素和重要的基礎性戰略資源,蘊藏著巨大價值,經過深入挖掘並加以應用,能夠有力推動經濟轉型發展,重塑國家競爭優勢,提升國家治理現代化水平。大數據是能夠靠制度、積累、科技撬動的,因而可以成爲欠發達地區異軍突起的發展驅動力。大數據具有通用技術性,可以廣泛而深入地應用于企業生産、政府管理和社會治理、民生改善等各個領域,産生難以估量的價值和效益。各級領導幹部、企業家、創業者乃至全民都應形成大數據思維,提高自覺、合法、有效利用大數據的意識,增強利用數據推進各項工作的本領,使大數據在經濟社會發展中發揮更大作用。

  突破瓶頸,深入實施國家大數據戰略

  習近平同志關于“分析我國大數據發展取得的成績和存在的問題,推動實施國家大數據戰略”的重要論述表明,推動實施國家大數據戰略必須堅持問題導向,審時度勢、精心謀劃、超前布局、力爭主動,努力突破大數據發展瓶頸。

  解決好宏觀規劃落地問題。“十三五”規劃綱要和習近平同志在中共中央政治局第二次集體學習時的重要講話,對實施大數據戰略作出了宏觀規劃和頂層設計。各級政府部門應盡快制定實施細則,解決好宏觀規劃和頂層設計的落地問題。第一,既要補齊彙聚數據與分析數據的短板,又要謹防存儲等環節産能過剩,防止出現重存儲、輕分析的情況,促進大數據産業健康發展。第二,引導數據中心合理布局,充分發揮大數據國家工程實驗室作用,整合分散的數據資源,推進重點領域大數據高效采集、有效整合。第三,推進數據資源整合和開放共享,確保數據資源供給。第四,把握“一帶一路”建設機遇,有序推進數據跨境流動。

  加強核心技術攻關。應集中力量協同攻關,突破大數據的十大技術瓶頸,包括數據供給層面的區塊鏈技術、數據交換技術,數據處理層面的大數據存儲管理技術、分布式計算技術、編程語言技術,數據分析層面的大數據基礎算法、機器學習、數據智能技術,大數據應用層面的大數據可視化、真僞判定技術。加強大數據科學基礎問題研究,圍繞大數據科學理論體系、大數據計算系統與分析理論、大數據驅動的顛覆性應用等重大基礎研究進行前瞻布局。加強現代信息技術的綜合應用,推動互聯網、大數據、人工智能同實體經濟深度融合,謹防將現代信息技術孤立化、概念化。

  在重點領域實現突破。鞏固我國大數據發展優勢,除了推動大數據産業創新發展,還必須在重點領域實現突破。一是鼓勵電力、交通、金融、互聯網、制造業等一批對國家經濟影響巨大、數據豐富、相對容易共享的行業率先運用大數據加快發展,起到示範和帶動作用。二是推動大數據在政府治理、民生服務領域實現重點突破,如推動法院、信訪系統等積極應用大數據技術,提升政府決策和風險防範水平,推動從源頭上預防社會矛盾,提高社會治理的精准性和有效性。三是在教育、醫療、住房、交通等民生服務領域布局一批大數據應用工程,促進相關領域轉型升級,顯著提升公共服務水平,增強人民群衆獲得感幸福感。

  加快建設人才隊伍。當前,有關大數據發展的人才需求旺盛,迫切需要加快相關領域人才隊伍建設。一是通過組建大數據服務中心、激活大數據産業市場、加強教育培訓等,鼓勵數學、計算機科學、信息技術等領域的人才轉型進入大數據領域。二是根據發展需求,完善配套措施,鼓勵海外高端人才回國,積極引進大數據高層次人才和領軍人才。三是構建多層次大數據人才培養體系,鼓勵高校設立數據科學和數據工程相關專業,鼓勵采取跨校聯合培養方式開展跨學科大數據綜合型人才培養。四是實行行業、學會、大學協同育人,培育大數據技術和應用創新型人才。

  切實保障國家數據安全。大數據蘊含著巨量信息,隨著大數據的廣泛應用,國家數據安全逐漸成爲國家安全的一項重要內容。保障國家數據安全,根本之策是建設自主可控的大數據安全體系。應以國家各類重要信息基礎設施建設爲突破口,推進國産芯片、國産網絡設備、國産操作系統、國産數據庫和國産雲平台、雲存儲、雲安全等關鍵軟硬件産品大規模應用,分期分批實現關鍵軟硬件的自主化。強化大數據技術在信息安全領域的創新應用,加強對關鍵安全技術的研發,搶占基于大數據的安全技術先機,形成自主核心技術優勢,提高我國大數據安全技術水平,逐步形成大數據傳輸、存儲、挖掘、發布以自主可控技術和設備爲主的格局。還應加快法規制度建設,在法律框架下明確國家、集體、個人的數據權益,制定數據資源確權、開放、流通、交易相關制度,完善數據産權保護制度,有效維護人民利益、社會穩定、國家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