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簡訊(2012年第8期)

点击数:2028 时间:2012-08-07

內容導讀

1、時政導讀

·地方融资平台私募债衔枚疾走 首单资产证券化或本月发行

·二季度國民經濟數據:上半年GDP7.8% 二季度7.6%

·國土資源部:堅定不移貫徹房地産調控政策

2、業務天地

·戶外廣告媒體

·企業發債的條件

3、理論研究

·地方政府发债 风险几何?

 

 

 

地方融资平台私募债衔枚疾走 首单资产证券化或本月发行

若不出意外,地方政府融資平台的首單資産證券化將在7月成行。中國銀行間市場交易商協會文件顯示,628,協會已接受蘇州工業園區國有資産控股發展有限公司(下稱“園區國控”)發行資産支持的非公開定向債務融資工具注冊,額度爲10億元,招商銀行爲主承銷商。“園區國控”之所以成爲平台資産證券化的首單,因爲它一有蘇州三大中心(三家子公司)現金流的支持,二有政府出的財政補貼的函,三有資産抵押,四有分期還本的安排。目前該資産證券化已在詢價階段。但發行方與投資方在價格問題上仍存分歧。201111月的北京國際金融博覽會上,銀行間市場交易商協會領導就公開呼籲,盡快開展地方政府融資平台證券化試點工作。他指出,地方政府融資平台有大量資産,其實相當多的資産非常優良,“在增量資金不能重新注入的前提下,存量資産也不能流動,幾乎沒有出路。”當年11月下旬,交易商協會就向銀行下發通知,擬選擇地方政府融資平台類企業爲發行人,試點企業資産證券化産品。同時表示,這一資産證券化産品創新的意義主要在于化解政府平台融資違約風險。

 

二季度國民經濟數據:上半年GDP7.8% 二季度7.6%

二季度國民經濟數據:上半年GDP7.8% 二季度7.6%。據中國網消息,國家統計局剛剛公布,二季度GDP增速爲7.6%,基本符合此前預期。

上半年,面對複雜嚴峻的國內外經濟形勢,黨中央、國務院堅持穩中求進的工作總基調,正確處理保持經濟平穩較快發展、調整經濟結構和管理通脹預期三者的關系,把穩增長放在更加重要的位置,實施積極的財政政策和穩健的貨幣政策,加大政策預調微調力度,國民經濟運行總體平穩,經濟發展穩中有進。

 

國土資源部:堅定不移貫徹房地産調控政策

國土資源部12日表示,今年上半年,全国地产市场总体盘整下行,个别城市再现高价地未改变市场整体偏冷格局。下一步将对市场波动影响加强调控,保持市场均衡协调运行。國土資源部有关负责人指出,新一轮调控以来,随着限购、限贷等调控政策措施逐步发挥作用,投资投机性需求被有效遏制,以商品住房为主的房地产市场整体呈盘整下行态势。近期个别城市再现高价地,主要是结构性和区域性市场波动,并未改变市场整体偏冷的格局。國土資源部强调,将继续坚定不移贯彻中央关于房地产市场的调控政策,积极配合相关部门,继续做好土地供应与市场调控工作。严格落实首付款比例、缴款时间、禁止捆绑出让等政策要求,规范各地土地出让行为。强化对已供土地开发利用情况的监管,严格落实新《闲置土地处置办法》,狠抓闲置土地的清理和处置,促进已供土地及时形成有效供给。加强部门联动,发挥政策合力,坚决遏制市场异常波动。

 

戶外廣告媒體

凡是能在露天或公共场合通过广告表现形式同时向许多消费者进行诉求,能达到推销商品目的物质都可称为戶外廣告媒體。户外广告可分为平面和立体两大部类:平面的有路牌广告、招贴广告、壁墙广告、海报、条幅等。立体广告分为霓虹灯、广告柱以及广告塔灯箱广告等。在户外广告中,路牌、招贴是最为重要的两种形式,影响甚大。户外广告的主要特征有:1、它對地區和消費者的選擇性強。2、戶外廣告可以較好地利用消費者在公共場合經常産生的空白心理。3、戶外廣告具有一定的強迫訴求性質。4、戶外廣告表現形式豐富多彩。5、戶外廣告內容單純,能避免其他競爭廣告的幹擾。

 

企業發債的條件

企業公開發行企業債券應符合下列條件:(一)股份有限公司的淨資産不低于人民幣3000萬元,有限責任公司和其他類型企業的淨資産不低于人民幣6000萬元;(二)累計債券余額不超過企業淨資産(不包括少數股東權益)的40%;(三)最近三年可分配利潤(淨利潤)足以支付企業債券一年的利息;(四)籌集資金的投向符合國家産業政策和行業發展方向,所需相關手續齊全。用于固定資産投資項目的,應符合固定資産投資項目資本金制度的要求,原則上累計發行額不得超過該項目總投資的60%。用于收購産權(股權)的,比照該比例執行。用于調整債務結構的,不受該比例限制,但企業應提供銀行同意以債還貸的證明;用于補充營運資金的,不超過發債總額的20%;(五)債券的利率由企業根據市場情況確定,但不得超過國務院限定的利率水平;(六)已發行的企業債券或者其他債務未處于違約或者延遲支付本息的狀態;(七)最近三年沒有重大違法違規行爲。

 

地方政府发债 风险几何?

澳新銀行大中華區首席經濟師 劉利剛

日前中國人大常委會審議預算法修正案草案,草案中明確規定地方政府不能舉債,只有法律或國務院規定才可由國務院財政部門代地方政府發行債券。中國人大法律委員會經研究認爲,地方應嚴格遵循編制預算不列赤字的原則,對地方債務應從嚴規範。

此前,各界對允許地方政府發債的呼聲很高,然而最終的修正案似乎仍舊沒有“開口子”。禁止地方政府舉債的原因很多,常被提及的一條是一旦允許地方政府發債,其將很可能陷入過度發債的怪圈,並最終導致金融危機的風險。

然而,即使預算法長久以來從未爲地方政府舉債放行,中國的地方政府仍然累積了巨量的債務,按照審計署的測算,地方債務總規模在2010年底大約爲10萬億元。這形成了一個悖論,一方面不允許舉債,另一方面地方政府又通過各種方式欠下了巨額債務。

解開這樣的一個症結,堵不如疏。不允許地方政府舉債,地方政府仍舊債務纏身,並將大多數風險集中在銀行領域,如此這般,不如直接允許地方政府發債,讓其進入資本市場融資,不僅解決銀行領域的風險過度集中問題,也讓地方政府向市場揭示其資産、負債以及稅收狀況,讓市場作出獨立的判斷。地方政府財務的透明化也有利于引入中央政府和地方納稅人對地方財政更好的監督。其實,地方政府的舉債可以對其道德風險進行有效監督,降低中國金融風險過度集中于銀行系統,和增加地方財政透明度。

事實上,中國政府完全可以通過一些機制的建設來防止地方政府過度發債。

第一,地方政府發債之前,必須遵守一套由財政部發布的相對嚴格的財政法則。比如,要求地方政府采納“平衡預算法”和“地方政府最高負債法”,從法律上限制和防止地方政府過度發債。

第二,通過引進國內外有較好信譽的評級機構、使地方債市場更加透明化。地方政府需要向市場公開其資産和負債水平,這意味著地方政府將大幅降低對其資産和資源的自由支配權。在市場化機制下,“懲罰機制”也將更加直接,舉例來說,一旦地方政府不能夠向市場提供透明和准確的信息,同時其資産狀況較差,其投資項目不能得到市場的認同,那麽市場也將很容易地用腳投票——拒絕購買其發行的債券,或者抛售其債券。而如果某些地方債突然遭遇抛售,也必須向市場澄清其資産狀況,公開更多的信息,在不斷的碰撞與交流中,市場機制得到完善、投資者和發債者都將獲得成長,而中央政府也將因爲“松手”讓地方發債而與地方政府的財政劃清了界限,這有利于多層市場信用機制的形成,也有利于在此基礎上開發更多的信用衍生品,並推動市場利率發現功能的進一步完善。

第三,地方人大和納稅人也可以對地方財政進行監督。這將使地方的基建項目爲當地的納稅人服務,減少重複建設,對抑制地方政府腐敗也有幫助。通過對地方財政的監督,地方人大可以更有效地行使其立法和監督的職權。

從這些方面來看,好的機制的建設是完全可以防止地方政府過度發債。而這些制度的建設不僅可以促進中國資本市場地塊速發展,也可以推進中央、市場和地方人大對地方財政的有效監督。這不僅能促進地方經濟發展,也可以分散和減低中國銀行系統風險,使中國經濟重回一個可持續增長的路徑。